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区委政法委 > 反对邪教 > 正文内容

邪教离我们真的并不遥远——山东“招远血案”的五条警示

时间:2014-10-27 10:07:52   来源:萧山网-萧山日报

  笔者手记:

  自从山东招远“5·28血案”(简称“招远血案”)发生以来,大凡看过案发视频或后期相关报道的人,都会在脑海中产生这样一串“问号”:这伙人(包括一名未成年人,另案处理)为何受邪教全能神毒害如此之深?为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名陌生女子如此凶残?全能神邪教难道真会有如此这般的魔力吗?假如自己遇到这样的邪教徒应当怎么办?

  笔者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现结合“招远血案”和平时工作实践,尝试找出下列五条警示,仅供大家参考。

  邪教之邪 可谓无孔不入

  据有关资料,邪教古来有之,历经千百年来的滋生和繁衍,目前全世界邪教组织约有上万个,其中美国达1000多个,被称为“邪教王国”。对此,或许有人心生疑窦,认为邪教真是“邪门”,而事实上,美国之所以存在那么多邪教,这既有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也有其政治利益和意识形态的考虑。比如,打着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旗号,对来自别国的邪教头目提供庇护等。

  但是,我国同绝大多数国家一样,明令禁止并依法打击邪教,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某些邪教组织和有害气功组织,犹如寄生在社会肌体上的毒瘤,至今被明确认定且规模比较大的有20余种,其中以法轮功、全能神最为猖獗。

  譬如,在“5·28招远血案”中,这伙全能神邪教徒为发展组织成员,居然在麦当劳餐厅挨个索要电话号码,以便日后取得单线联系,而其采用的套近乎、续缘份、交朋友等手法,则完全按照其教主赵维山“得人是目的”的教义行事。因此,那天在索要就餐人员电话号码过程中,即使遭到受害女子第二次断然拒绝,这伙全能神教徒也不肯罢休,由不抱指望到气急败坏,转而引发这起骇人听闻的惨剧。

  邪教之害 有时就在身边

  尽管“招远血案”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但是,一个堪称贤妻良母的年轻女子,仅仅因为拒绝提供手机号码,竟然惨遭如此毒打而致死,饮冤含怨,令人痛心。那么,当许多人冷静下来开始对一些“问号”进行思考时,往往都有这样的感受或体会,即:邪教之祸害,真的不可小视!有时说不定就在身边,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也可能是这样情形,即使你想离邪教远点,但他们也会主动接近你,或者巧妙地伪装掩饰自己,让你根本不会有所觉察。

  这次“招远血案”的发生,更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伙邪教徒就是先套个近乎、混个脸熟,仅收集一下电话联系方式而已,并没有暴露其真实身份和真正意图。只是后来根据警方调查才得知,这6名暴徒均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其中有4人来自一个家庭,即张立冬和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尚未成年的儿子。另据媒体记者实地采访,这一家人2009年从河北省无极县迁居至山东省招远市,但在其居住的招远市丽水苑小区居民当中,无一人知道这一家四口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由此可见,邪教的隐蔽性之强,如此难以发觉,同时也警示世人,邪教离我们并不遥远,说不定就在我们的身边或周围,与我们经常擦肩而过。

  误入邪教 往往一念之差

  有不少人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邪教确实类似于非法传销,为什么总有人因受骗上当而误入呢?对此,笔者曾对法轮功“易感人群”作过专题研究,从大量调查统计中发现,其“易感人群”主要有这样“五种人”,即:老人(主要是城乡中老年人)、女人(家庭妇女或职业女性)、闲人(退休离职人员和无业人员)、穷人(家庭经济条件较一般)、病人(患有身体疾病或心理障碍)。从现代医学和传染病学角度分析,“易感”原因主要是“四个弱”,即:一是对法轮功的性质和本质认知能力弱,二是对法轮功的传染和传播分辨能力弱,三是对法轮功的毒害和危害免疫能力弱,四是对法轮功的侵入和侵袭抵抗能力弱。

  无独有偶,最近就有研究报告认为,全能神人员构成与法轮功的“易感人群”也基本相当,目前大体上有这样“六个多”:女性多、30-60岁年龄的多、受教育程度低下者多、低收入群体多、家庭生活不和谐者多、偏执型性格者多。

  由于他们本身就是某些邪教的“易感人群”,因此,有时往往一念之差,就会被邪教所吸引、所迷惑,进而一步步陷入无尽深渊。譬如,患有严重抑郁症、曾有两年休学史的张帆,虽然在张家最早接触并相信全能神,但真正转折点是从2008年10月起(大学毕业后),她在网上一个论坛里看到,不少人在攻击吕迎春(当时是全能神教徒小头目),而吕的回答在她看来很精彩,也很有道理,随后便通过QQ与其联系上了,从此对吕迎春言听计从、顶礼膜拜,不仅成为其忠实虔诚的信徒,还拉拢父母和妹妹、弟弟,陆续加入全神能组织。

  痴迷邪教 极易走火入魔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指出:“个人一旦进入群体中,他的个性便被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治地位,并且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的智力立刻会大大下降。”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邪教组织也都是这样,很擅长对其成员进行洗脑,并施以严密的精神控制,久而久之就会使教徒失去自我,在心目中只有组织,只有教主,完全进入痴迷和依赖、服从状态。

  事实正是如此,对于全能神教这方面的魔力,有人就曾作出这样归纳和形容:“所有被它俘获进教门的善良百姓,开始时半信半疑,接着是深信不疑,到最后完全痴迷。凡痴迷者似被换了一颅脑髓,成了木偶人。”需要补充的是,一些重度痴迷者不仅会变成“木偶人”, 随着正常思维被摧毁、被置换,还很容易发生“走火入魔”现象,即:由于对教规教义及其教主的极度尊崇,其言行举止绝对服从和听从,丝毫不敢有违抗和背叛,长时间、全身心处于修炼状态,在日常生活中往往会出现认知偏误和精神幻觉。

  比如,这伙全能神邪教徒在“招远血案”发生前一天,自封为“神自己”的吕迎春“突然觉得不舒服”,“浑身无力、双腿发麻,心里越来越难受”,便怀疑张立冬家的一只叫“路易”的宠物狗在作祟,感觉“从狗的眼里能看到恶魔的影子”,而她的追随者、已升为“众长子”的张帆,顿觉怒火中烧,立即把自己平时心爱的“路易”从茶几底下找出来,亲手用拖把活活打死。由此可见,痴迷邪教之危害如此之大,如此之离奇、暴戾,极其令人不可思议!

  反邪防邪 重在人人参与

  这次“招远血案”以这种血淋淋的事实进入国人的视野,一如十多年前法轮功制造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邪教分子如此疯狂极端、凶残暴戾,作为有良知的社会成员,无不感到痛心疾首、嫉恶如仇。

  这些年,尽管党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视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各级政法机关也在不断加大依法打击和惩治力度,但要彻底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绝非一朝一日之功,有效遏制各类邪教组织活动,从根本上杜绝涉邪案(事)件,还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共同努力。

  除了单位、部门和集体要警钟长鸣,防患于未然外,作为每个家庭和每个人,尤其是各种邪教和有害气功的“易感人群”,无论居家生活,还是出门在外,都要注重崇尚科学、破除迷信,大家都要坚决反对和抵制邪教,自觉绷紧反邪防邪这根弦,凡是发现疑似邪教宣传品或邪教类宣传活动,都要坚持不看、不听、不信、不传,必要时应向有关部门报告。

  一旦遇到类似“招远血案”的邪教暴戾事件或苗头,更应提高警惕,除了及时报警外,还要讲究方式方法,科学、冷静、理智应对。其中,如果是当事人,倘若身单势薄、预感不测,应与其保持适当距离,并寻找机会尽快离开,切勿感情用事,激化矛盾。若是现场目击者,应视受害方为家人和亲友,敢于当场发声又善于聚心汇力,要相信人心向善、邪不压正,更要相信:有时一个眼色就能拧成一股力量,小声呼唤也能形成强大声势,只要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响应。

本站编辑:蔡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