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天气
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区委政法委 > 队伍建设 > 正文内容

无论扛枪还是执笔,我们对祖国对生活的爱永远不变

时间:2019-08-03 12:36:00   来源:萧山日报

  到利川,就不能不到鱼木寨,这座号称“天下第一土家古寨”的地方,蕴含着太多壮美的景色、神奇的故事、古老的民俗,吸引着我们去探寻。

  清晨,车行在层层叠叠的群山之间,蜿蜒曲折的公路只容一辆汽车通行,常常是一侧紧临悬崖峭壁,一侧已经刮到了路边的树枝。窄窄的山道上,真担心对面有车开来,所幸开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没有一辆对面来车。“也许这里的人都约好了,上午车辆上山,下午车辆下山吧!”坐在左摇右摆的车厢里,傻傻地想得自己都想笑了。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颠得头晕晕乎乎。下车,抬头,但见一座土家古寨遥遥矗立在前方,古寨主楼的匾额上书“鱼木寨”三个大字,苍凉遒劲。

  抬脚向古寨走去,突然便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脚下通往古寨的路,居然只有两米来宽,左右两边望去,皆是如削的悬崖峭壁,据说垂直高度达五六百米。小心翼翼地扶着小路边的挑空护栏向下看,绿树成荫,连绵成片,铺满整个山谷,更显得峭壁之下深不可测。这真是:“悬崖脊上建寨楼,一夫把关鬼神愁”。

  走进寨子,树荫浓重,青石小径蜿蜒,一股凉风扑面而来,把山外的暑气一下就散去了。当眼睛渐渐适应了满目翠绿带来的冲击,视线被地上铺的一块块长长的青石吸引过去。青石并不很规整,但每条石板长约一米半,宽约二三十厘米,与江南水乡小巷青石板不同的是,这个石条的宽度和厚度是一样的,简直就是一根根石柱子铺在那里,“真是太奢侈了”。

  感慨的话音未落,只见更奢侈的景象出现在眼前,走到居民的居住区,有几座小楼是现代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小楼旁边的一小片老房子,都是用厚厚的青石条砌成。墙体是石,屋顶是石,镂空的窗子是石,因为年代久远,小小的房子上通体青苔,很有沧桑感。

  远远看到我们,热情的村民就挥手打招呼,让我们坐下,喝茶、吃瓜。茶是山民们自己种自己采自己炒的茶,瓜是山上长出来的山瓜,入口皆是山香云气,谈笑自有袖里乾坤。待问及旁边古意悠长的石头屋,村民笑言“那是原来养牛的地方”。心说有这好山好水好空气,牛生长在这里心情一定不错!

  寨子里的青石元素远不止这些,房前屋后,小路旁边,随处可见整块青石雕成的物件,直径一米的石雕水缸,安放在小路旁边,蓄满着水,倒映着头顶的树影婆娑;长长的水槽里,是铜钱草和睡莲的世界,摇曳生姿,自成一方小天地;不时出现的木屋前,还有石碾、石磨等“古董”,在城市里是真的难觅其踪了;更有路边、林间零星散落的石碑,无一不彰显着青石在村民生活中的地位。这里的土家族村民,亲切地称它为“石宝”,对它的钟爱之情可见一斑。

  走到寨子深处,小路一转,眼前居然出现两口水塘,塘口挺大,清澈见底,一群鸭子优哉游哉地在水面上嬉戏。水塘之外是一大片水稻梯田,沿着平缓的山坡一层一层向下延伸。这么高的山上居然有水!这让我们都有些意外。据同行的本地人介绍,这里山高水高,高山上能养鱼、养鸭,能种水稻,鱼木寨最大的特色也在于此。

  这里历来是土司盘踞的要塞,相传古代马姓、谭姓两大土司为争夺此地,打了很久的仗,马土司困守山寨,谭土司山下围攻。谭土司觉得山上缺水少粮,围得久了寨子里自然自己就乱了。没想到有一天马土司从寨楼上丢出去几条活鱼,明明白白告诉谭土司:“咱这山上有水源,别围了,白费劲。”谭土司见状,只好望寨兴叹:“吾克此寨,如缘木求鱼也。”遂收兵而去,而鱼木寨由此得名。

  是不是很熟悉的感觉?跟湘湖畔越王勾践“馈鱼退敌”的传说有异曲同工之处吧。

  穿过一片密得遮天蔽日的树林,向氏大墓就在小路右边。基于对死亡世界的想象和对祖先的恭敬,鱼木寨的村民对于逝者的安处极为精心,哪怕穷尽家财,也要修建富丽堂皇的大墓。向氏大墓就是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逝者的坟墓以青石筑起,巍峨高耸的青石门楼极其气派,门楼上雕满各种精美的人物、花卉、鸟兽图案,栩栩如生。而家中其他人生活的房屋就紧贴在墓旁边,斑驳的木质小楼,在岁月的风蚀中显得陈旧破败。在村民们的心中,死去的亲人仍然会保佑和照顾自己和自己的后代,屋子紧靠祖墓会让他们倍感安全和吉祥。

  满眼的古韵悠悠,却也时时透出山外世界的清朗新意。不时擦肩而过的游客让古老的山村有了点旅游开发的感觉,重修得高大整齐的向氏祠堂,陈列着农具、生活用具,成了传递民俗文化的文化礼堂。还有勤劳的村民,将一串串火红的辣椒、金灿灿的老玉米挂满了廊檐。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处在好时代,遇上好年景,鱼木寨和许许多多隐藏在利川崇山峻岭中“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山村小寨一样,阔步向前,风光无限。

  (作者1990年12月参军,1994年12月退伍,山东省青岛市37010部队后勤门诊部卫生员、文书。现为萧山区文联秘书长、创研室主任。)                  

  荷田幽香沁人肺

  ■金阿根

  只道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却不知荷花也有一种淡淡的幽香,飘落在天地间,沁入在肺腑里。

  好久没回老家了,那种浓浓的乡愁,依然魂牵梦绕的,是老家屋后种满莲藕的池塘,和竞相绽放的荷花。昨夜细雨放停,今天一早就到了村头的小桥上。东方的红日洒下缕缕金晖时,满眼是青翠碧绿的荷叶,一朵朵粉红的荷花仰着脖子,迎接阳光洒满的金晖。

  小时候,荷花是种在村后池塘里的。春天的晚上,当青蛙咕咕叫春寻找配偶的时候,小荷才露尖尖角。日子悄无声息地到了夏天,荷叶如雨伞般在风中摇曳,摇落了上面几粒银色的露珠。青蛙蹲在荷叶上,看到虫儿飞过,箭一样地飞过去吞进肚子里。而蜻蜓则在荷池上空飞来飞去,似乎还留恋着水府生涯。特别在傍晚,沉闷的天气,灰蒙蒙的天空,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那成群结队的蜻蜓忽高忽低地在荷池上面游弋着,扇动着两个翅膀,等到暴风雨下来,早已不知躲在了何方?荷叶丛中,一朵朵绽放的莲花格外好看。夹杂着新结果的莲蓬,剥一颗放在嘴里轻轻咀嚼,鲜中透出一点甜味。冬天挖藕是让人激动的,因为池塘里的水少了,把水掏干,收拾枯枝败叶,便从泥土下挖藕。只要坑挖得够深够宽,绝不会让你空手而归。

  我爱荷花,不但是赞颂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风亮节,不但是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写得实在让人赞叹不绝,而且还因为莲荷浑身是宝:花朵能祛湿消风,治跌打损伤、呕血;莲房可消瘀、止血、去湿,治瘀血腹痛、血淋和痔疮等;莲须能清心、益肾、涩精、止血、吐血、衄血和治梦遗滑精;莲子含多量淀粉和蛋白质、磷、铁。可养心益肾、利脾、涩肠,治多梦、久痢、淋浊等;莲心能清心、除热、止血、涩精、降血压;荷叶有清暑、利湿、止血、止泻、治眩晕、降血压等功能;生藕有清热、凉血、散瘀等作用,熟藕能健脾、开胃、益血、生肌,治消化不良和腹泻。余杭“三家村藕粉”是中国名优土特产品,特别适合病人老人食用。

  我爱荷花,因为一个个藕池,一汪汪清水,一片片绿叶,一朵朵荷花,把村前屋后的夏天打扮得分外妖娆。在大大小小的池塘里,落落出红尘,婷婷立水间。不管风吹雨打,依然碧叶流莹珠,幽香暗袭人。可惜我没有周敦颐的哲理,没有杨万里的意境,也没有朱自清那般文才,写不出漂亮的文章。只是一个乡下人,虽然在城里生活了半个世纪,依然忘不了乡下老家的往事。如今,因为市场的需求,莲荷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我再也不用去建德,或者富阳、桐庐等地冒着酷暑去赏荷,可以就近在乡下老家,乘早晨凉快时,尽情地观赏美景,品味那久违了的乡情乡音……

  (作者1964年入伍,在北海舰队航空兵某机场任无线电员,1965年入党,1966年至1969年退伍前一直担任无线电台(代)台长。退伍后,曾担任浙江工艺鞋厂厂长、萧山文联常委、区作协主席等职。)

  不解情缘在湘湖

  ■方晨光

  60年前,我出生在湘湖边的小县城,我的童年在湘湖的怀抱中长大,父亲的单位位于跨湖桥边的县委党校,湘湖便成了我玩耍的天堂,我将儿时的记忆写成散文《钓虾》,散文在萧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还获得了杭州市散文征文二等奖。

  1999年,我担任了萧山博物馆馆长、文物办常务副主任、文物稽查队队长,我在参与跨湖桥遗址揭示的同时有意识地关注湘湖,搜集湘湖相关的资料,策划设计了《湘湖诗画邮票珍藏册》,撰写了《文脉湘湖》和《湘湖史》专著。

  面对如此美丽和富有历史感的湘湖,我一直在想为湘湖做点什么,我选择了讲述“文脉湘湖”“湘湖历史文化保护”等课程,无论刮风下雨,无论路途远近,无论有无讲课费,都坚持不懈,十几年时间已经讲了近200堂课,为社区百姓所热爱,为学校师生所欢迎,为萧山科协所推崇。不仅如此,我还将课程讲到杭州城区及余杭社区,以此让湘湖被更多的人所认识和了解。2017年11月18日,我被邀请参加“萧山人大会”,并在湘湖的游船上为包括院士在内的乡贤们讲述湘湖的历史、故事。

  2018年7月3日,我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纪录片栏目组要到湘湖采访,邀请我作为湘湖发展的经历者接受采访。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在与英国主持人、著名历史学家迈克尔·伍德先生交换了名片后,就投入了拍摄工作。画舫从下孙码头出发,一路西行,整整三个小时,伍德先生一边采访,一边听我讲述湘湖的故事,当了解到他们为了这次采访专门从网上查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并网购我写的多本专著后,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我领略到了一个外国人专注和敬业的神情,让我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湘湖子民再没有了懈怠的理由和不去重视的推诿。

  12月25日,五集英文精简版纪录片《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视频在腾讯网播出,第一次以外国的语言、外国人的视角向世界展现了美丽的湘湖,第一次用镜头向世界讲述了萧山百姓与湘湖自然环境和谐共处“一部人与自然的编年史”的故事。据了解,视频的完整版和国外版也已经剪辑完成,近期将在英国BBC和中央电视台播出。

  在湘湖菊山、茗山的保护中,随着施工的推进和社会的反响,让我这个对湘湖有深厚感情的人有点坐不住了。2018年6月28日,我写的《湘湖菊山、茗山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考》在《杭州政务(调查研究)》第11期上刊登,我说菊山、茗山是历史文化的地标,是湘湖景观和诗人咏诵的名胜,是规划保护的山体和景观,是地下文物密集的区域,是跨湖桥文化茶先祖的继响,是古代与龙井茶齐名的国饮,并提出了五条可供操作的建议。7月18日,杭州市委周江勇书记作了批示,菊山、茗山保护得到了萧山区委、区政府的高度关注和重视。至今,湘湖两山已经保留了下来,湘湖保护的体制机制也做了相应调整。湘湖菊山、茗山虽为古人所推崇、所赞美,但可以预期,两山明天将会更加灿烂,更加美丽,更为百姓所共享。

  “每当我读到关于湘湖的书籍和文章,从心底会油然地升起不可名状的心动过速的感应……我要感谢我的湘湖,感谢孕育我成长的母亲——湘湖。”这是我在著作《文脉湘湖》后记中发自内心的表达。只要我与湘湖的情缘没有终止,对湘湖的研究和奉献便不会止步。

  如今,湘湖旅游度假区的整体面貌已基本显现,但湘湖保护和利用远没有止境,任重而道远的责任让我对湘湖有了更深更远的想法,将退休后的余生贡献给我所崇敬和热爱湘湖,让“湘湖子民”“湘痴公”(笔名)有一个更稳更深的注脚。

  (作者1978年入伍,1981年底退伍。现为杭州市社会科学院文史研究所研究员,《创意城市学刊》常务副主编,《杭州都市圈蓝皮书》常务副主编。)

  我的老班长

  ■陆永敢

  老班长,富阳区人,我的入党介绍人。40多年后我与他相约在富阳见面。

  一路上,搜索着老班长的模样,回忆着老班长的形象。他爱用乡音交流,平时少有玩笑且矜持有加,个子不高但英俊,身材瘦小但干练,平时穿着整洁,出操威武精神……

  上午10点多,头发花白的老班长出现在我的面前。四目相视,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老班长呢喃有词:“不认识了,不认识了,走在街上不认识了!”顷刻,两位友人相拥而泣,许久许久。

  这深深之相拥,有蛰伏久远的思念,有久别重逢的激动,有了却心愿的兴奋;也有分别40多年来各自拼搏的辛酸,更有一路走来取得成就的欣慰。老班长一家子6名党员,夫人是党员,年轻时担任村干部;两个儿子是党员,国家公务员,很早就在处级岗位上任职,娶来两个儿媳妇也是党员,名副其实的党员之家。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我的入党。

  1972年,我入伍的第一年。应该说。在众多的新兵中我的表现并不是太突出。但老班长为什么对我情有独钟呢。老班长说,初衷很简单,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启用文化人。因为,班里就我文化程度最高,部队建设需要文化人,培养自己也属情理之中。

  曾记得:多少次老班长在围堤上、月光下、田野里找我聊理想、说工作、谈生活,循循善诱润物无声,点点滴滴积淀在自己的灵魂深处。好几次,“谈心”回到寝室都已熄灯……

  “部队的土壤适应怎样的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需要注意些什么?”“进步的条件是团结同志,尊重领导,刻苦训练,积极工作。还有,做了工作不要叫苦叫累。”在老班长精心栽培和教导下,自己不怕吃苦,从小事做起,主动打扫卫生,起早为班里提好洗脸水,竭尽所能将自己学生兵怕苦的虚荣隐藏起来。

  毛泽东主席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号召十周年,节约美德在部队广为流传。我把施工中废弃的水泥袋,裁剪好做成信封,发给班里的战友,在战友中留下了较好的影响。短短九个月,我作为发展对象,提交党支部大会顺利通过。

  那年年底,老班长光荣退伍。虽然一别就是40多年,但老班长对我的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

  (作者1972年入伍,1977年退伍。曾在区政法委、人大法工委等部门工作,现任区工商联退休党支部书记。)

  在北爱尔兰

  ■楼建文

  站在船头,望着那一碧无际的大海,我的心也随之飘浮了起来,像那只飞翔的海鸥,一会儿贴着水面,一会儿追着浪花,一会儿飞向蓝天,一会儿又回到甲板。两个半小时的航程很快过去,我们的船靠岸在北爱尔兰的拉恩码头。

  已经是五月的中旬,可是北爱尔兰仍然踏着春天的脚步,仍然处在寒凉的日子里。我喜欢这样的冷天,喜欢在淡淡的阳光下让海边的冷风不停地吹打着,喜欢看着那一股股的冷气擦肩而过。

  这天的行程安排得非常宽松。早上的渡海结束后,紧接着去布什密尔斯的海边,远远地瞭望那座静止在悬崖上早已是残垣断壁的古堡。这一处不那么令人信服的旅游点和接下来去的北爱尔兰顶级的威士忌酒厂,都是临时增添的小景。按照导游阿星的说法,是我们赚到了,全是免费的奉送。

  充裕的时间只能用来消费。那座建于1490年的酒厂,是英国最早合法生产威士忌的地方。我们在漫无目的的观光后,凭空增加了一点威士忌酒生产的知识。酿酒的原料很简单,大麦、酵母和水。然后通过技术处理,发酵、蒸馏,最后放入橡木桶储存。阿星比喻威士忌酒制作的流程——德国啤酒的发酵手段、中国白酒的蒸馏工艺、法国红酒的储存方法。这样的解释,爱喝酒的朋友,应该一看就懂了。

  一条长长的8公里海岸,4万根六角形石柱,五千万年前火山喷发的杰作,1986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我想,不光是我,若是你也站在了巨人堤道这六角形的石柱上面,在不知不觉中,你我的心中一定会住进石头的世界。

  初始走近这一片陌生的石头,你便会觉得恍惚、诧异和不可思议,从海边一直延伸到山腰,这近千米的纵深,成千上万的玄武岩石柱,连绵有序,这是我从未见到过的阵势。

  一阵惊奇过后是一份却上心头的窃喜,想着这也许是世上仅存的唯一,这趟北爱尔兰的旅程真的不虚此行。让我看到了水与火交融后的结晶,看到了自然力量的神秘和诡异。

  沿着石柱形成的坡道往下走,我们来到海滩,倾听静卧千万年的石柱那不安分的骚动。海潮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冲击,石柱也是率性地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作为回应。一边是波澜壮阔的大海,一边是迷踪般的巨人堤道,任凭岁月洪流的冲刷,它俩一直长相厮守。有口角争执,有笑语欢声,共揽日月之辉,共挡风雨之摧,这也许就是简化了的理想生活。

  进入到贝尔法斯特,街边有一尊雕塑最先吸引到我。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躺在公园的一张长椅上,一床银灰色毯子盖着头,盖着整个身子,只露出了一双同样是银灰色的烂脚。这也许是想告诉人们一些哲理性的东西,也许是在传播什么福音,毕竟这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国度。

  在贝尔法斯特,人们有信奉天主教的,也有信奉新教的,虽说他们分属于基督教不同的流派,但是分歧由来已久。围绕北爱的归属,在上个世纪很长的一段岁月中,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之间还不时发生族群冲突。如今这里早已闻不到丁点硝烟的味道,在百姓安居乐业的贝尔法斯特,你可以看到代表着北爱尔兰人民意愿的纪念物——和平墙。

  虽然我看不懂涂鸦在墙上的宣传内容,但我相信,这一定是在告诫人们,要热爱和平,热爱生活,热爱生命。

  满满一天山长水阔的奔波之后,胸中的充实让我显得非常平静。此时只想安静地坐下来,喝上一杯清茶,回味爱尔兰海的淡蓝,回味巨人堤道的惊涛拍岸,回味威士忌酒厂的木桶香浓,回味贝尔法斯特斜塔的倾角,回味和平墙的声音,回味全明兄的中国大餐和那二两土烧酒,回味岁月的单纯和悠然。

  入夜,天色已渐渐转为灰暗。清冷、消沉的街头,只看见寒气浓重的海风在奔跑,还有大声说着方言仰头在天空中寻找外国月亮的我们和闪着橙色光亮调皮地俯视自己脚下那一片圆圆领地的路灯……

  (作者1976年12月入伍,1980年1月退伍,在部队担任班长、代理排长。退伍后曾担任中新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等职,现任供电局退休第二党支部组织委员。)

本站编辑:邱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