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20年06月17日
天气
您的位置:萧山网首页 > 萧山区委政法委 > 典型风采 > 正文内容

救助站里有支唠嗑队 寻亲路上当“神探”

时间:2020-06-17 21:26:57   来源:萧山日报

  “王梅,你是哪里人?”

  “王梅,你今年几岁了呀?”

  尽管已经见了10多次面,但每次与王梅见面唠嗑,茅迪娜总是以这两句话开头。

  而王梅只是傻笑,偶尔嘴里会吐出几个单音节。虽然语言不通,但茅迪娜和同事们还是听得很认真,他们录下声音,拍下视频,回去后再反复听,细细研究,希望从中找出更多的线索,帮助王梅找到亲人。

  王梅是萧山区救助管理站20多个无主受助者中的一个。2011年12月2日,有人向新塘派出所报警,称在桥南沈村农贸市场发现一流浪人员,穿着单薄,语言不通,疑似智力有问题。随后,新塘派出所将王梅送到了救助站。

  8年间,救助站通过人脸识别、DNA比对、《今日头条》发布定向寻人告示等手段为王梅寻亲,却始终没有任何音讯。

  到2019年11月,救助站对之前的寻亲经验进行总结,认为加强沟通,不放弃任何一个信息点,是打开无主受助者回家之路的捷径。为此,救助站专门成立了“寻亲唠嗑小组”,将“闲聊”列为重要工作,以帮助更多的流浪者回家。

  唠嗑小组由副站长茅迪娜带头,另外还有三至四名工作人员辅助。唠嗑小组每个月至少两次前往湘湖颐养中心走访看望受助者,陪他们唠嗑。

  就是在不断唠嗑过程中,不久前,工作人员为滞留萧山8年的安徽阿姨黄某找到了亲人。今年春节前,救助站工作人员前往湘湖颐养中心慰问,与黄某聊起家乡与家人,第一次听她说起自己是安徽阜阳人,有一个儿子,叫“单龙”。

  为获得更多信息,唠嗑小组又多次前去与她唠嗑,3月26日,从其断断续续、表达不清的语言中寻找到了线索。当天下午,查到了疑似黄某家人的信息,但比对失败。之后,工作人员继续不厌其烦地对黄某的片言只语进行分析、比对、查找,通过地名倒查确定村、镇、县,逐步查到了黄的户籍信息和家人的联系方式。

  在找黄某唠嗑的同时,工作人员去看望其他几位受助者。王梅就这样进入了大家的视线。工作人员问她是哪里人?今年几岁?她都是傻笑不语。再问,她就冒出几个音节,神色间透出不信任。会不会是云南或广西边境的少数民族?顺着这个思路,工作人员查了很多资料,听了很多方言,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越是难,越要攻克,唠嗑小组像着了魔一样,每周都去找王梅唠嗑。有一次聊天时,王梅捏着耳朵,嘴里发出了三个单音节,并不停地重复。大家猜想,她是不是在指耳朵痛。于是工作人员将王梅送往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她得了中耳炎。而王梅发出的那几个音节,却深深印在了工作人员的脑海里。他们上网查了缅甸语、柬埔寨语、尼泊尔语,最后发现与越南语对上了。

  唠嗑小组用上了手机翻译软件,但王梅还是不搭理人。“我们了解到,广西有个少数民族,讲的是越南语。接下去,我们还会多找王梅唠嗑,也会更加注重方式方法,让她慢慢信任我们,愿意跟我们聊天”。工作人员还说,如果有懂越南语的读者朋友,可以联系他们,共同来帮助王梅寻亲。

  “在与受助者的接触中,我们发现每个人都想着有一天能回到自己的家。救助站只是他们的临时港湾,我们的职责就是帮他们寻找亲人,送他们回家。”救助站站长史娜佳告诉记者。

本站编辑:邱璐